您当前位置:中国涂料品牌网 >> 资讯频道 >> 涂料资讯 >> 浏览文章

拐点已至,2019中国涂料行业正 “蝶变”(上)

资讯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  发布日期:2019/8/29 8:45:04      点击次数:

  2019年,或许将成为中国涂料行业的一个分水岭。

拐点已至,2019中国涂料行业正 “蝶变”(上)

  纵观整个涂料行业,2019上半场至今,呈现了两种完全相反的态势。

  一方面,并购、扩产、新厂开工建设、开发新产品等消息不绝于耳,不少涂料企业继续布局,高歌猛进,攻城略地;一方面,多家涂料企业流动负债增加,有的卖厂求生,有的进入失信名单,还有的干脆直接注销退出,一片愁云惨淡。

  涂料行业观察员赵中鹏认为,2019年,涂企生存冰火两重天,中国涂料行业正在经历 “蝶变”的过程。环保压力陡增,化工企业入园,进入门槛设限,产业集中度提升,优胜劣汰强者愈强的马太效应凸显,导致缺少竞争力的中小涂料企业面临生死劫,退出注销状况乍现。而具有资金、技术、研发及产品优势的优质涂料企业则迎来了极佳的发展良机,丰富产品体系,扩能建厂布局,拓展营销渠道,增强企业竞争力。

  从最新密集公布的上半年业绩报告来看,七成以上的上市涂料企业实现了营收及利润的双增长,部分企业的营收及利润同比增长高达七成以上,有的甚至高达287%。

  赵中鹏说,优势企业将在2019年下半场以及未来一至两年,完成“蝶变”,产品结构和业态布局持续优化,营收能力增强,市场份额扩大。但同时,不少中小涂企遭遇颠覆的“大地震”余波未息,生存空间持续受到强企的挤压。

  1、隐患:负债及账款拖欠压力增大

  8月14日,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发布公告,江阴市天邦涂料股份有限公司自2019年8月19日起终止股票挂牌。

拐点已至,2019中国涂料行业正 “蝶变”(上)

  此前,对于计划“撤离”新三板终止挂牌的原因,天邦涂料解释称“鉴于公司的发展受到行业竞争、资金的制约,出于公司经营发展战略需要”。

  《涂料眼》注意到,天邦涂料于2015年1月5日在新三板上市,至今终止挂牌,上市之旅经历了三年半时间。

  终止挂牌意味着退出新三板、摘牌、退市等一系列措施。终止挂牌的原因无非这几类:企业运营出现问题或者违规,被摘牌或者是想转板上市、被并购、公司经营发展战略变化、未披露定期报告。但显然,天邦涂料目前没有传出被并购的消息,也不是想到其他板上市,直接的因素是,受到营收下滑、利润亏损等资金压力的影响。

  天邦涂料2018年度报告显示,营业总收入3221.40万元,比去年同期下降0.53%,亏损近41.95万元。除2016年实现营收及利润增长外,2017年、2018年营收下滑,净利润均为负数。

  《涂料眼》通过天眼查发现,2015年到2018年,天邦涂料资产负债率分别是34.14%、41.17%、41.34%、41.91%,流动负债率分别是86.07%、91.18%、92.22.34%、92.70%,均呈连年递增趋势,经营环境持续恶化。

  与天邦涂料同期撤离新三板的还有苏州吉人高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苏州吉人”)。与天邦涂料不同的是,苏州吉人2018年营业收入3.32亿元 同比增长2.03%,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703万,同比下降37.75%,基本每股收益0.36,同比下降38.98%,资产负债率(合并)36.30%。自身的经营状况似乎比天邦涂料要好很多。

  《涂料眼》注意到一个细节,在2018年度报告中,苏州吉人提及到应收账款坏账风险称,公司业务处于转型成长阶段,营业收入保持稳中有升,随着公司业务的发展,尤其是加快发展终端业务,公司应收账款金额也有增长趋势。2018年末、2017年末,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7204.78万元、5767.46万元,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占当期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5.85%和12.88%。随着公司进一步深入加大终端客户市场开拓,公司应收账款可能还会有增加,其中可能存在着部分应收账款不能按期收回或发生坏账的情况,将对公司经营能力产生不利影响。

  2018年10月至今,苏州吉人作为原告,向法院申请执行追讨账款的《买卖合同纠纷》多达数十起,拖欠苏州吉人的款项几十万元到上百万元不等,其中广州五羊钢结构有限公司截止2017年底,累计拖欠苏州吉人货款143万余元。

  来自中国涂料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,2018年,我国涂料行业亏损企业数、亏损总额较上年分别增加7.6%、27.4%,收入、成本总额分别较上年增加6.5%、7.3%。应收账款较上年增加6.3%,达607亿元,应收账款份额已占行业营业收入的18%,对企业的发展及流动资金产生的压力不容小觑。

  环保压力、账款拖欠,这都有可能是涂料企业撤出新三板的隐形原因之一。

  涂料行业观察员赵中鹏认为,账款拖欠是每个企业都会面临的问题,因此,保证流动资金的充裕和风险的可控性至关重要。

  对于生存空间在压缩的中小涂料企业而言,调整战略,集中资金、精力,增强研发实力,提升产品质量和终端盈利能力,让企业更好地生存下去,才是当前最现实的目标。

拐点已至,2019中国涂料行业正 “蝶变”(上)

  2、阵痛:上千家涂料企业注销

  2019年上半年,对涂料企业而言,最大的变数出现在3.21江苏响水爆炸事故后。

  从国家到地方,对于化工企业的安全管理、督察、整治提出了更高更严的要求,不少化工关门歇业、停产,受此影响,涂料原材料价格堪比股市,一天一个价。无数涂料企业在原材料涨价的风口浪尖饱受煎熬。

拐点已至,2019中国涂料行业正 “蝶变”(上)

  “3.21”化工爆炸事故发生之前,间苯二胺天嘉宜公司交易价仅为3.7万元/吨,半个多月的时间,市场上部分生产厂家报价高达15万元/吨左右,涨幅高达305.42%。

  2019年1月以来,国内钛白粉生产企业就多次上调主营产品价格,至4月中旬,钛白粉(金红石型)现货参考价每吨约17500元,平均上涨幅度超过1000元/吨。

  5月24日,特种化学品公司朗盛(Lanxess)宣布正在全球范围内将Bayferrox和Colortherm品牌的黄色氧化铁颜料价格提高了15%,并立即生效,原因是运营成本上升。

  陶氏宣布自2019年6月1日,或根据合同允许时间起,陶氏代表自身及其适用的合并子公司,将提升MDI产品价格。

  8月份国内22家钛白粉企业发布涨价函,集体上调价格,宣布上涨500-800元/吨。

  《涂料眼》对比上市涂料企业2018年度数据,发现销售净利率整体呈现下降趋势,原因都提及到原材料上涨,成本增加。2019年,对于风险抵抗能力较强的企业而言,原材料上涨对它们影响毕竟有限,但对于资金有限的涂料企业而言,原材料上涨对他们的影响却是致命的。2019年,中小涂料企业倒闭态势加剧。

  8月4日,人民法院公告网显示,海南星光绿色建筑涂料有限公司涉民间借贷纠纷跑路。根公开信息统计,今年以来已有江门市特信涂料有限公司、浙江诸超涂料有限公司、杭州诸超油漆连锁有限公司、昆仑涂料(上海)有限公司等多家涂料企业公开宣布破产。

  涂料行业已进入微利时代,有实力的企业才能走得更远。涂料行业观察员赵中鹏说。原材料价格上涨造成企业利润减少、经营成本增加。再加上很多涂料企业在安全管理、环保污染物排放等方面存在很大的问题,出现VOCs及安全整治方面达不到要求,回款不及时导致资金链断裂,负债率太高资不抵债等等因素,难以为计的涂料企业只能选择把公司或股份转让出去,换得一线生机,还有的直接放弃,选择把企业彻底关闭注销。

  据查,近1年时间内注册并注销的涂料企业多达上千家,注销企业的数量之大令人咂舌。更令人忧心的是,自2019年1月份以来,有50多家涂料企业进入失信名单,大部分原因集中在企业经营不善,资金链出现问题,欠款不还,而最终成为“老赖”。

  目前涂料企业主要通过银行借款、融资平台、民间融资等方式来融资,由于银行贷款手续繁复,审批时间过长,许多中小企业为求发展不得不退而求其次从民间融资,利高成为大部分中小企业破产隐患。

  涂料行业观察员赵中鹏认为,原辅材料价格普遍上涨、生产成本急剧上升、国内劳动力价格不断提高,生产和市场面临的不利因素增多,中小企业进入化工园区的门槛越来越高,行业洗牌加剧,涂料行业的融资环境更趋于理性,优质资本和优质企业衔接度越来越高。优质涂料企业的产能扩张,推进了产业集中度的提升,市场渠道被大品牌攻城略地,压缩了中小涂料企业的生存空间,倒逼着它们通过变革,来寻求生存空间和可持续的经营动力。

  经历了2017、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的结构调整,中国涂料行业推进“油改水”及环保功能性涂料的大盘已定,环保政策压力、硬性技术指标及规范化标准要求,已经加码新的游戏规则,进入涂料行业成本和风险在增加。未做好转型准备、技术门槛低、核心竞争力不足的涂料企业,在堵截夹击之下,被并购或淘汰,或黯然出局,将成为常态。

上一篇:立邦工业涂料将与山东省博兴县展开合作 下一篇:没有了

频道聚焦
二八杠app官网-最新二八杠网址